男孩女性化成长问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20 17:07    次浏览   

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女教师居多,女性行为范本在幼儿园、小学非常普遍。在一些班级,老师往往安排一个文静的女生,坐在有个性的男孩旁边当榜样;一旦男生调皮捣蛋,就将被老师责罚。

周淑群表示,平衡学校男女教师比例非常重要,应呼吁社会改变对男教师、特别是男幼师的职业偏见,从人才培养上给予男教师更多支持,鼓励更多优秀男性从事教育事业。学校要想方设法积极引进男教师,如在体育社团活动、兴趣课堂上引进兼职男教师。

孩子多被女性家长带大、学校教师几乎都是娘子军由于普遍成长于女性行为范本为主导的环境下,在基础教育中,部分男孩展现出内向、柔弱、胆怯等性格特点,甚至出现男生过早被边缘化的现象。男孩的教育偏差该如何解?记者进行了走访。

在课程设置上更应该平衡,减少内容上的性别标签,多增加适合男孩的武术、体育等项目,或可实施部分课程的男女分班教学。在学校举行的文艺活动上,应注意增加适合男孩的表演,充分展现出男女性别差异。储朝晖说。

储朝晖认为,教育部门应积极探索,鼓励教师在教学、考试中多增加一些可发挥男孩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内容,全面、客观评价男孩的表现和发展。而学校课程设置也要更注重性别差异。

记者了解到,各地针对男孩危机,已有些新尝试,男孩班男班主任工作室男生教材等相继出现。如男生教材主要致力于帮助男孩了解生长过程中所需要面对的一些性别困惑,旨在提升男孩敢于担当的勇气与素养,对孩子进行有益的个性塑造。

女性在照顾、教育孩子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细心、耐心、爱心优势,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并不是说女性教师多,男孩就一定会女性化成长。周淑群指出。

长沙市岳麓区教育集团第三幼儿园园长周淑群说:家庭生活中,父亲带孩子机会较少,绝大多数孩子在家里由妈妈和女性老人照顾。男性角色缺失,孩子容易按女性的思维、行为模式去看待、处理问题。

男老师数量太少,想招也招不到。长沙一位民办幼儿园园长介绍说,学校也希望多补充一些男老师,可事实上幼教、师范专业的男生本就极为有限,而学校每年招考教师,参与考试的男教师寥寥无几,现有男女老师比例失衡很难被打破。

大学时我们幼教师范班,班上40多人里只有3名男生,但毕业后他们都转专业自谋出路了。长沙幼教老师黄爱云说:在很多人眼中,当幼师、教孩子就是女人的事情

男生在学业、体制、心理及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都落后于女生的现象,有专家将之称为男孩危机。储朝晖认为,基础教育中男生过早被边缘化,容易让孩子自尊、自信心受损,不利于实现教育公平和男生的个性发展。

幼儿园每周一有一节舞蹈课,班上所有学生都要参加。我看着晨晨穿着那双粉色舞蹈鞋、白色紧身裤,觉得特别别扭。周女士说,晨晨回家展现在学校学的一些舞蹈,动作也都是女性化的:踏着小碎步、翘着兰花指,活脱脱一个女孩的模样为什么不教些适合男孩的舞蹈?

而记者了解到,各地不少基础教育的学校里,男教师荒已很普遍,在低年级更为严重,幼儿园则是男教师难求。

忧心的不止周女士。长沙市民曹女士说:孩子好几次回来告诉我,班级男孩女孩分开进行一些竞赛,总是男孩子输,他因此特别沮丧这次六一儿童节班级排练节目,都是女孩当主角,男孩大多充当树木、花草等背景,一句台词都没有。只有个别男孩比较擅长舞蹈,装扮成女孩演出,让别的男孩羡慕不已。

北京的4岁小男孩晨晨(化名)上幼儿园后的一些表现,让妈妈周女士有点忧心。她告诉记者,孩子所在的公办幼儿园共九个班,教课、保育老师全是女性,一位男教师也没有,课程内容也偏女性化。

更让一些家长焦虑的是,有的男孩甚至出现了一些偏女性特征。5岁男孩佑佑(化名)的家长刘先生告诉记者,佑佑喜欢女孩的花衣服,喜欢玩毛绒玩具、芭比娃娃等,还不时呈现出女孩的动作和姿态。佑佑说,女孩是好孩子,他不喜欢和男孩玩小男孩天天在娘子军的耳濡目染下,我真担心孩子会变娘娘腔,产生性别偏差。刘先生说。

蒋瑛瑾认为,学校教师队伍中女教师所占比普遍要高于男教师,课堂教学、游戏内容、行为模式传达上更容易打上女性标签,而老师是孩子最愿意效仿的。同时,女教师更喜欢文静的学生,女孩在幼儿园的优势被放大。而老师对顽皮的男孩表现出排斥,也很可能在不自觉中忽视了男孩在运动、视觉和空间方面的能力。

我们曾做过调查,在中小学校班级里大多都是女孩担任班干部,女生相比男生更受老师的偏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男孩女性化成长问题,说到底是成长过程中男性角色缺失、缺位造成的。尤其6岁以下的小孩自我意识和理性思维还没有成型,模仿是主要学习方式。如果生活、学习中长期缺少男性角色的教育和关怀,男孩就容易产生偏差。湖南商学院心理咨询师蒋瑛瑾说。

在幼儿、小学年龄段,女孩本身就比男孩在身体发育和心智上要领先一些,而偏活泼、调皮吵闹的男孩,天性则容易被压抑。这会导致男孩自信心不足,表现出怯懦、柔弱的一面,不利于男孩的成长。蒋瑛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