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灯的照耀下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23:22    次浏览   

主楼一共八层,我们总是在八楼寻找一处僻静的角落。一来不喜欢人多眼杂,二来我们也好在探询彼此的生理结构时避开熟人。

黑暗中我看到兰的脸上泛起一丝调皮的微笑,红晕的小嘴唇上因为我刚才的亲吻而显的潮湿而富有光泽。我禁不住又把嘴唇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唇上。兰甜笑着伸出她的小舌头,在我口腔壁上来回逡巡着,那种感觉真奇妙 !

那是在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我所在的城市迎来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漫天的雪花纷纷洒洒的飘落下来,在风中打着旋翻着滚,偶尔还顽皮的敲打着教室的玻璃。学校正门前的广场上早已是一片银妆素裹了,厚厚的一层雪覆盖在了早已枯黄的草坪上,在街灯的照耀下,泛着醉人的光泽。我和兰拥坐在窗边,一边欣赏着雪景,一边用嘴唇和舌头挑逗着对方。

我生活在北方的一座大城市,也许是年少无知,也许是身体和心理发育的不平衡,反正直到我大二的时候才交了平生第一个女朋友,我姑且叫她兰吧。她是我的学妹,鲜族人。有着她们那一族的共同特点---大脸盘、不高的身材、腿不太长但臀部丰满。唯一例外的可能就是她拥有她那一族少有的双眼皮。我和她相恋,一半是因为空虚寂寞,一半是因为体内的男性荷尔蒙作祟。那时我因为家远所以住校,她家在市内天天通勤。我们每晚吃完饭后就会到教学主楼上自习,主楼封楼后我便送她上车回家。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荧光表,原来不知不觉已到了封楼时间,那脚步声的主人想来该是楼层管理员。我慢慢的将兰的手握紧,然后将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兰,别害怕。我们这个教室现在关着灯锁着门,只要不出声,他不会发现我们的。

我们食堂门口的宣传板上已经贴了好几张红底黑字的大字报了。虽然我们在暗处,我也不敢有大的举动,怕被楼层管理员发现。所以就只好用手指头隔着兰的毛衣上下其手。我一边实行运动战,一边警惕地支起耳朵倾听着走廊里的动静。

我那时侯还是个处男,仅有的一些对女性生理结构的了解都来源于成人网站的图片和电影。她在我之前已经有过两位数的男友了,而且哪方面的经验也已经很丰富了(她自己告诉我的!!!)。

我们都尽量压抑着喘息和交谈的声音。虽说忍的很苦,但是却很新鲜刺激。兰在我的抚摩下呼吸急促,脸色潮红。不时用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暗示我的行动方向。并且对我的行为给予肯定和鼓励。小弟弟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下早就昂首挺胸了。把我的牛仔裤都撑起了好大一个突起。 正当我陶醉于温香软玉中时,从走廊寂静的那一端突然传过来一阵脚步声,每到一处教室门口,脚步声就停一下,之后就传来关灯锁门的动静。

那晚,哥点上一支香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让烟气在肺脏里充实满涨,然后慢慢的缓缓的吐出口唇。我喜欢烟雾在身边盘旋缭绕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象心爱的女人用温热的手掌抚摩我的每寸肌肤一样。也许是孤独太久的缘故,已经没有太多事情能刺激我麻木的神经,唯一可以让我在午夜梦中惊醒后回忆起的香艳往事,想来也就只有几年前在空无一人的学校教学楼中的那段性爱故事

不要以为我们已经大胆到旁若无人的地步,当时教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平时来上自习的人因为这场大雪而冬眠了。我关了电灯,在里面把门反锁上。这样外面的人就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了。因为这阶段我们学校在男女生行为规范上抓的很严,男女生在公共场合连手牵手、互相搂抱这类的行为都被严格禁止,一旦被抓到最轻也会全校通报批评。

脚步声渐行渐近,终于在我们教室门口停了下来,管理员推了推门,然后从门玻璃上向内望了几眼,我和兰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的躲在桌底下,紧握的双手、紊乱的脉搏、惶恐的眼神透露出我们的紧张和不安。仿佛过了亿万年之后,管理员的脚步终于挪动了,脚步声慢慢的消失在走廊的那头,最后终归于一片寂静。